計世網

中國教育的“線上遷徙” 互聯網給重構教育帶來契機
作者:葉雨婷 | 來源:中國青年報
2020-07-29
學生、家長、教師的角色正發生著深刻而不可逆的變化,需要重新去定義。

 

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讓中國教育被迫轉到線上,開始了一次“史無前例、世無前例”的大規模在線教育實戰演練。數十萬所學校、2.8億學生、1700萬教師走上一條他們完全沒有走過的路——暫時脫離現實課堂的在線教學之路,這也是中國教育史上前所未有的“線上大遷徙”。

在這場“遷徙”中,學生、家長、教師的角色正在發生著深刻而不可逆的變化,需要重新去定義。

一場陣地戰正在打響

武漢宣布封城后,2月6日,為保障全國高校在線教學的網絡暢通,中國教育和科研計算機網(CERNET)連夜向全體用戶發出了一封信,宣布進入戰時保障狀態,并向接入高校承諾:疫情期間根據學校需要升級帶寬。截至今年6月,CERNET已經為近500所高校升級帶寬超過200G。

然而,雖然當前我國行政村的光纖和4G的覆蓋率都已超過98%,農村及偏遠地區學校網絡接入條件不斷改善,但盲點依然存在。沒有互聯網基礎設施,在線教學就是空中樓閣。

疫情暴發后,家住西藏昌都市,就讀于江蘇食品藥品職業技術學院的斯朗巴珍在開學上網課時,只能爬到雪山山頂才能收到網絡信號。在學校和《中國青年報》等媒體的聯動下,中國移動西藏公司昌都分公司連夜開工迅速建成一座新基站,斯朗巴珍得以在家上網課。

如果說通信網絡是這次實戰中寸土必爭的陣地,那么教學平臺就是先進趁手的武器。

疫情期間,釘釘、雨課堂、學習通、騰訊會議等師生耳熟能詳的在線平臺,其用戶都得到爆發式增長。其中,雨課堂用戶增長了2600萬,覆蓋超過6000個院校機構;釘釘用戶截至3月31日已經突破3億,疫情期間支持全國14萬所學校在線上課。

教育部在線教育研究中心秘書長汪瀟瀟認為,在線教學平臺用戶的快速增長是挑戰也是機遇,這會帶來這些平臺持續擴容,并根據實際情況特別是在線教學情況的需求實現功能的快速迭代,持續創新。

此外,豐富的教育資源是在線教學實戰中源源不斷的彈藥。然而,雖然有大量的在線課程對線上復課進行有效支撐,但線上教學對實操類課程是一個巨大挑戰。渤海船舶職業學院兩年前有感于實訓場地等的匱乏,利用VR技術自主研發建設了虛擬實訓室,搭建了混合式理實一體化教學環境。不少高校、職校也表示,要加強對虛擬仿真實驗、實訓課程項目和資源的開發。

在線教,是重構而不是“搬家”

在疫情期間,并非所有教師都能游刃有余的上網課,甚至很多教師連最基本的在線教學技能都不掌握。

根據清華大學今年2月初的一個摸底統計,2600位教師中不到20%的教師能熟練掌握基本在線教學技能,教師普遍對于是否能夠開展高質量在線教學存在較強的焦慮感。清華大學為此組建了覆蓋幾乎所有學科、有著豐富網絡教學經驗的15名教師組成的臨時專家組,負責給全校教師進修輔導。

不但學校在行動,很多有在線教學經驗的教師也打破學段的界限,通過信息化手段將自己的教學經驗傳授給其他教師,形成了教師之間的互幫互助。

上海交通大學慕課負責人余建波是國內最早接觸慕課的教師之一。幾年前,他做了一個公眾號,經常分享自己在線學習的經驗。今年春節過后,他的后臺粉絲數在20天之內就增長了3萬多,文章平均閱讀量急速增長。2月10日,他發布在公眾號上的《如何快速制作視頻課件(PPT、WPS、Keynote)》的文章,閱讀量達到10萬+。

除了公眾號,節后余建波還就“如何結合平臺開展線上混合式教學”等問題作專題在線直播,幫助全國教師為“停課不停教”做好準備。他覺得,直播課不等于傳統課堂的搬家,需要重新設計課程,讓學生在直播中能夠與老師互動。

經過幾個月的磨合,一項高校在線教學調查結果顯示:超過80%的教師對在線教學抱有信心,并愿意在疫情后繼續開展在線教學或混合式教學。而基礎教育、職教的老師對于在線教學的興趣也有了明顯的提升。

“數月以來,許多教師經歷了從抵觸,到嘗試,經歷失敗,最終順利開展在線教學的歷程。這對中國的廣大教師來說是一個在線教學的啟蒙運動。”清華大學電機系教授于歆杰表示。

互聯網給重構教育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契機,疫情則是一次加速器,但仍然需要中國教師從技能、意識到理念實現一場真正意義上的思想革命,才有望重塑嶄新的教育形態與模式。

在線學,由自律走向自立

“上網課想劃水”曾一度出現在微博熱搜上。教室上課處于他律的狀態中,而網課需要自律。學生的自律性,是“停課不停學”啟動時社會普遍擔心的問題。通過這幾個月的在線學習實驗,人們感受到學生自制力方面的提升。

廈門大學化學化工學院化學生物學系2017級學生趙梓潤,這半年都在河北石家莊居家學習。他表示,剛開始有點不適應,越往后越感覺因為減少了通勤、不用顧忌熄燈時間等,反而可以更好地安排自己的生活和學習,這也是不少同學的共識。

相較而言,自律問題在中小學生身上比較突出。在這方面,武漢市東西湖區吳家山第二中學英語老師舒敏應該很有發言權,這位有22年教齡的初中老師有一個上初中的孩子,在疫情最初的幾個月里,她始終與孩子在家中,各上各的課。

“一是沒想到,不太相信網課質量的我,竟然也會給學生在線上課;二是沒想到,上手后反而越來越喜歡這種教學模式了。”當舒敏回歸母親角色時,她曾擔心孩子會被網上亂七八糟的內容吸引走神。通過與其他家長交流,她認為,為人父母,必須要以身作則,并認真負起監督和輔學責任,未成年人的自制力要慢慢培養。

云考試、云答辯、云畢業、云就業……由于疫情產生的“蝴蝶效應”,正使得教育在云端漸成體系。

責任編輯:周星如

贵州快3一定牛30期